东盟矿产资源网 > 价格行情  > 价格走势

钴价,宝马出手能够扭转乾坤吗?2020-7-27 7:42:26 来源:中国矿业报本报记者:赵腊平 刘盼盼/编译矿业网近日刊发弗里克·艾尔斯(Frik Els)的报道称,欧洲汽

发布时间: 2020-08-04-09-12-17

来源:    次浏览

矿业网近日刊发弗里克·艾尔斯(Frik Els)的报道称,欧洲汽车制造商试图在新兴的电动汽车市场与特斯拉(Tesla)一比高低。此前,德国豪华车制造商宝马(BMW)与瑞典电池制造商诺斯沃尔特(Northvolt)签署了一项价值23亿美元的长期协议,这是此类交易中最新的一笔。

凭借其超级工厂和电池技术,特斯拉长期以来在电动汽车市场占据优势(诺斯沃尔特由两位前特斯拉高管创办),但在锂离子电池原材料采购方面,这家加州公司面临着与传统汽车制造商相同的挑战。

2020年版iX3。(图片来源:宝马)

位于摩洛哥的布阿兹尔钴矿(Bou-Azzer),是宝马拥有的世界上惟一一个自1930年开始运营的钴矿。(图片来源:马纳格矿业公司)

在宝马看来,此前达成的另一笔交易,虽然规模小得多,但在寻找超越特斯拉的优势、抢占其德国和日本竞争对手的优势方面显得尤其重要。

宝马跑马圈地

宝马,这家总部位于慕尼黑的汽车制造商与摩洛哥马纳格矿业公司(Managem)签署了一份为期5年、价值约1.12亿美元的钴供应协议。马纳格拥有安迪阿特拉斯山脉(Anti Atlas)的阿兹尔钴矿,这是世界上惟一一个自1930年就开始运营的钴矿。

宝马表示,一年前首次宣布的承购协议,大约涵盖了其电池中NCM(镍-钴-锰)阴极的1/5需求,加上特斯拉的NCA(镍钴铝),宝马占据了90%以上的市场份额。

另外80%的钴矿需求来自于澳大利亚的穆里——穆里矿(Murrin-Murrin),这是嘉能可(Glencore)旗下的一家矿业公司,这使得宝马成为惟一一家采用直接到矿山采购原材料方式的汽车制造商。

罗斯基尔(Roskill)是一家金属、矿物和化学工业研究公司。据估计,在2020年~2025年间,宝马将要求这两家钴矿供应商提供约1960万吨钴。

为了满足宝马100%的钴需求,马纳格和嘉能可这两家矿业公司需要分别将其矿山约85%的产量提供给宝马,其中马纳格矿业公司和瑞士巨人矿业公司(Swiss giant)每年大约需要提供1500吨和2400吨的钴矿。

罗斯基尔表示,这些数量明显高于先前的估计,这可能意味着,在当前市场水平的基础上双方就长期钴金属价格达成一致,应该是彼此妥协的结果。

刚果(金)的钴矿难题

钴的年产量只有13万吨左右,大部分是镍和铜的副产品。

这些钴矿大约有2/3来自刚果(金)。由于限制矿工外出,该国的钴矿生产基本上没有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因此,这一比例可能还会上升【该病毒致使另一个主要供应商被迫关闭了马达加斯加的安巴托卫矿(Ambatovy)】。

基于对刚果(金)政治不稳定、采购道德的挑战以及成千上万的靠手工劳动的矿工的存在,加剧了人们对钴矿供应的担忧。

在没有化学转化的情况下,来自布阿佐(Bou Azzer)和穆里——穆里矿的钴矿并不适合用作电池,这使得供应链下游更加集中。

罗斯基尔表示,宝马启用直接开采战略的一个核心驱动力是尽量减少与刚果(金)钴矿的关联,并提高其对钴矿供应的控制力、透明度和可审计性。

宝马将目光投向中非以外地区的另一个原因是,刚果(金)的大部分钴矿已经应接不暇。

核心供应商

据报道,上个月,特斯拉与嘉能可(Glencore)签署了一项6000吨刚果(金)钴的协议。

尽管特斯拉的交易规模相对较小,而且尚未得到确认(就像之前的协议一样),但仍让人怀疑其声明的诚信。特斯拉的声明说公司即将彻底消除电池中的钴,并声称其当前一代的NCA技术使用量甚至比最节俭的NCM化工品(8份镍一份钴)还要少。

嘉能可已经完成了另外三宗大型的长期钴矿交易,分别是韩国电池制造商SK Innovation(3万吨,用今天的阴极技术足够制造200万辆电动汽车)、比利时化工巨头Umicore和中国的电池回收商格林美。

电池供应链和价格报告公司——伯齐恩麦克矿业智库(Benchmark Mineral Intelligence)估计,即使不包括没有特斯拉的记录,嘉能可90%以上的钴矿产量也已被锁定在与刚果(金)的长期协议中。

牧人姐妹会

根据纽约一家慈善机构——“牧人姐妹会”提出的一项旨在对特斯拉钴矿采购进行调查的建议,原本定于7月7日举行的特斯拉年度股东大会上进行投票表决,但由于新冠肺炎疫情而被推迟。

“牧人姐妹会”的一位代表告诉标准普尔全球市场情报公司,特斯拉嘉能可的交易“似乎与他们关于减少钴使用的信息不一致,姐妹会希望看到的是把保护人权落到实处。”

罗斯基尔表示,虽然现在宝马已经达成了100%满足其钴需求的协议,但该公司并没有回避这样一个事实:即考虑到未来对钴的需求(本世纪末之前维持当前生产规模所需要的钴),完全依靠刚果(金)的钴矿生产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一点在宝马集团参与的几项计划中体现得淋漓尽致。例如与巴斯夫、三星SDI和三星电子合作的“负责任的钴计划”及其“钴发展研究”。参与这些项目表明,尽管该公司专注于该地区可持续发展的长期战略方针,但这家汽车制造商未来可能需要从刚果(金)矿山采购更多的钴。

提振钴市不容易

电动汽车对钴的需求,最近已超过移动电话和航空业,成为钴的主要用户。

去年12月,特斯拉和谷歌、苹果等公司被一个人权组织起诉,人权组织指控他们在供应链中使用了矿工在不安全和不道德条件下人工开采的钴矿。

今年年初,刚果(金)政府宣布成立钴通用企业(EGC),国有的格克迈尼斯公司(Gecamines)成为小型矿山生产的钴矿的垄断买家。

钴通用企业拟在两个月内启动,但伯齐恩麦克表示,现在还没有看到企业披露任何细节,运营的情况也不透明,“尤其是在如何追踪原材料的来源以及是否允许独立公司审计这些方面,新的安排可能会加剧供应链的不透明,并阻碍了对手工采矿采取改善的措施。”

迄今为止,钴仍然是电动汽车电池中最昂贵的成分。

在2018年初创下近10年来的最高点,即每吨10万美元以后,全球电池供应链中使用的钴价格下跌了70%。

嘉能可决定封存其在刚果(金)的穆坦达矿(Mutanda),该矿是全球最大的钴矿,产量占了全球产量20%。这一决定为市场注入了活力,但该矿的价格仍停留在每吨3万美元的早期水平。

6月份的伯齐恩麦克钴价指数显示,钴价环比上涨3.2%,即达到每吨3.13万美元(100%铜基),但总部位于伦敦的价格报告机构警告说,随着从刚果(金)经南非运出的钴矿重返市场,人们对需求疲软和供应不足的担忧正在消退,因此,钴价提振的基础并不牢固。

网站编辑:宫莉

Copyright@2016 dmkczy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6000936号
公司地址:昆明市北市区金江小区B区49栋101号